首页 — 陆桥活动 — 正文
我为什么要做留学教育顾问?

于洋 Emma

牛津大学工程系学士,硕士


Emma具有多年在英国及北美的海外学习和工作经历,她善于因材施教,结合学生特长定制个性化申请方案,在选校和文书方面经验丰富,她的学生遍及耶鲁大学、杜克大学、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西北大学等美国排名前30的知名学府




从事留学行业有不少年头了,数年里遇到过不少家长看到我的学历之后脱口就说:“你受过这么好的教育,怎么做这行?太可惜了!”从家长的眼神中,我可以看得出有疑惑,有不解,还有那么一点点的鄙夷。留学行业的口碑在社会上一直得不到认可,原因无非就是社会上大家一致认为留学公司就是黑中介,黑中介里的员工就整天忽悠客户想辙圈钱。而至于为什么社会对留学教育行业会有这样的偏见我不做赘述,无非也就是早年的几家市场领头羊将口碑做渣了以及中国人根深蒂固的“花钱的都是爷”这种思想的历史遗留问题。


所以,当留学归国的海归从事留学行业的时候,大多数人都会认为:1. 你是在国外混不下去才回国的;2. 你是在国内找不着好工作才做留学的。

 

我并不想挑战大众的观念的水位,只是想从我这个名校海归、资深留学顾问的角度来谈一谈我为什么选择从事这个行业。

 

在自费留学还没火到风生水起的时候,我的长辈们就以他们的先见之明送我出国念书了。不负众望,我考上了牛津大学的工程系的本科,然后图省事儿就把工程硕士也顺带着念完了。念书的时候能有这个成绩我特别感谢资助我这些年念书的那位长辈教导我的一句话:“咱们要是在国内就考个北大清华,在国外怎么也得上个牛津剑桥。”所以挑战自己,上最好的大学,读最难的专业成了我的人生风向标。所幸的是我得学习能力竟然也没让大家失望。

 

毕业之前也跟风和小伙伴们一起广投了无数的简历。但是毕业后,本着不浪费所学专业的心,放弃了投行的工作offer,只身一人投奔了北美的一家还算有点名气的建筑公司做结构工程方面的初级工作。但经常穿着厚重的铁头鞋和一点美感都没有的建筑工服出入工地和只能以电脑里的设计软件为伍的日子让我觉得有那么一点点尴尬,因为这完全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就算我把建筑结构算的分毫不差,和设计师们合作的完美无瑕,也丝毫不能给我带来任何成就感。再加上人生地不熟,大部分的业余生活就是和六十几岁的房东老奶奶手牵手看海,这让我顿时迷失在寻找人生意义这样宏大的问题中。不过至少,我确认了我坚决不要以我所学的专业为生。

 

于是,在父母的召唤下,我决定回国了。

 

国际化的教育给我埋下了深深地独立思考的本能,所以回国后我自然对父母亲戚想要给我找一份看上去体面的工作的企图是拒绝的。在我的思考体系里,接触各种行业最快的方式就是去做管理咨询顾问。于是回国后的第一份正经工作便是从事管理咨询帮别人解决企业经营上的问题。作为管理咨询顾问,我的第一个案子就得到了客户的一致好评,于是成为了我服务的那家公司里有史以来最快的从助理顾问升级为正牌顾问的咨询顾问,也接了我职业生涯中第一个由自己独立负责的管理咨询案子。每一个案子解决不同的问题,这样的工作节奏我是很适应的。这段经历中,我确认了我喜欢的工作方式是项目制的、是非循规蹈矩的、是和别人接触解决问题的。

 

但经过和管理咨询界大牛们的接触和对自己客户的了解之后,我发现最实实在在的进步还是要在行业里浸泡过之后才能走的踏实。于是,我这才对我的前半生进行了无比认真的思考:我到底想做什么?喜欢做什么?擅长做什么?

 

机缘巧合,在我迷茫的这段期间,以前念大学时暑期实习过的学校里我教过的小朋友重新跟我取得了联系。她告诉我她终于成功的申请到了梦想中的悉尼大学。她十分感谢我在做她的代理班主任的时候,当所有的人都觉得去澳洲念书是“没志气、没出息”的时候,毅然决然的站在她身边支持她,帮她分析利弊,帮她指引方向。在得到这份感激的同时,我感觉整个人都升华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尽自己所能去帮助别人不要像我一样如此迷茫,才是能给我最大成就感的事业。

 

于是,教育行业成为了不二之选。而留学顾问这份工作,既给了我项目制的工作环境,又给了我空间让我去挑战自我,同时还让我感受到了自身的价值和意义所在。

 

在从事留学顾问的头几年里,在面对家长对“名校海归顾问”的略带那么一点点鄙夷的不解的时候,我也曾经感到过难堪和尴尬。跟不那么了解我的亲戚朋友说“我是一名留学顾问”简直就像是“在中国这么根正苗红的大环境里出柜”一样艰难。身边的名校背景的同事小伙伴的一一离去,甚至发誓再也不再踏入留学行业半步,更是深深地打击了我刚入行时的自信。大公司里“接地气”的留学服务内容本身,包括一个顾问带30-40个学生,前后期顾问相互推诿,高峰季半年无休每天加班到深夜的工作节奏等,也曾经让我不断质疑自己的选择。但不管多辛苦,每当手里的学生因为我的帮助和指导,明确了方向,申请到了理想的学校,对我说出那一句一句的“老师谢谢你!”“你就是我的人生导师啊!”的时候,当孩子们不管离开我多久,都会在节假日发来祝福短信的时候,我就告诉自己,再撑一年吧!

 

直到遇到现在的几位合伙人的时候,我才能够彻底停止对自己当初选择的质疑。

 

自打毕业的第一天起就进入了留学行业,从零开始建立了他们公司在北京的办公室、招到第一批学生、并将这些学生一个个送出国门去看外面世界的斯坦福大学心理学学士告诉我:她相信只要真心付出,那么一定会对别人产生根深蒂固的影响;只要能积极的影响一个人,就算是她认为的成功。

 

从小就是学霸,北大光华管理学院毕业在世界著名审计公司工作过的姐姐告诉我:她了解一个人从高中时期就有并一直伴随到成年的那种迷茫,作为过来人她希望能够通过她的努力帮助更多的孩子找到自己的人生方向。只要在这条路上不断努力就是值得的。

 

热心慈善事业,著名慈善机构理事,曾经在加拿大做过政府官员的康奈尔大学公共政策硕士告诉我:她相信只要给孩子们提供优质的机会和资源,会有更多的学生从中受益。帮助更多的探索他们的潜能,找到自己的方向,是值得她做一辈子的公益事业。

 

教育是影响一个人一辈子的基础。作为教育者(原谅我自诩教育着这个头衔),我们的想法其实很简单,就是想要在经历过世间的迷茫、诱惑、苦楚之后,利用自己的视野、阅历、经验,带给那些如雨后春笋版生机勃发的下一代希望、梦想、和勇于探索的精神。